欢迎您的访问!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金龙心水论坛110558 >

特赦贪官换官员财产公示行不通

发布时间:2019-09-07

  “特赦”贪官显然面临着法理层面的窘境,“特赦”贪官本身就是建立在没有实证基础上的一个虚空的设想。

  近日,我注意到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何家弘教授发布名为“以赦免贪官换官财公示”的文章,再次提议“特赦”贪官。何家弘教授一直信持“赦免贪官论”,其在文章中认为:“中国腐败面积大,问题官员多,按照目前的查处进度,中国彻底清除腐败存量或严惩所有贪官的说法是不可能实现的。因此,只能通过赦免从而有效建立官财公示制度以此遏制腐败。”

  从一九九九年算起,“特赦”贪腐官员的言论从提出到现在已近十六年了,随着中国腐败问题的愈演愈烈,这种言论从一开始的“荒谬”到逐渐被专家学者审视思索,争议声一直不断,暂且不论“特赦”论的科学与否,这也算是对解决腐败问题的一种有益的路径探索,只是这种探索掩匿着一种深深的悲观和无力。

  不管承认与否,何教授的一个基本判断应成为当下的共识:即当下腐败问题的严重性。或许说“无官不贪”有些夸张,但其潜在的数量绝对是一个不可估量的数字,这应该成为探讨“特赦”问题的一个基本前提。如果现在还有哪些官员学者认为腐败还只是小范围的,我只能说其混蛋,有程序段“char str[][10]={AoyunBeijing}p=printf(%snp+10);,这样的言论才是真正的罔顾人民的利益和中国的命运。那么,欧洲杯直播:法国VS安道尔 法国誓宰安道尔迎反弹为减少反腐败的阻力,应以“特赦”来解决腐败存量的问题。听起来很有道理,但实际着落下来恐不是那么的尽如人意。

  现在官员在老百姓心中的形象我已不须多言,本身官员群体和百姓群体已经对峙得十分厉害,“特赦”贪官无疑会加剧这样的对峙,强行推行势必会引起社会的动荡,这种震荡程度是不可预估的,哪一位领导人也不敢承负这样的风险。

  何教授也意识到了领导者对这点的忧虑,但他不无担忧的在文章中写道:“官员财产公示制度的作用是反腐败,不是证明官员的清廉。中国不能等到所有官员或大多数官员都成为清官那一天才建立官员财产公示制度。”简言之,何教授认为中国现状陷入一个进退维谷的尴尬境遇:公示,可能会引起社会动荡;不公示,只会使得腐败更加严重。为此,何教授还写了几条如何能够有效减轻这种震荡的建议。

  恕我直言,虽说现在党也在有意识的“特赦”官员,比如原昆明市市委书记张田欣的“断崖式”降级,但总归来说,其处理结果还是处罚性质,仍旧在百姓心理可接受的范畴之内,可如果公开“特赦”官员,事情的性质就完全变了味。另外,即便官员交付出贪腐财产,可是其在心理上已经失去了道德法纪的正义性,这样的官员,是否还能够得到百姓的真心支持?可以预料,此类官员不管是在百姓面前还是在下属面前,今后的工作开展怕是不会那么顺畅。

  我相信,“特赦”贪官的动机一定是好的,从文章中也可以看出,何教授等学者做了翔实的数据查证和相关思索,但是,何教授忽略了一点可能很滑稽却又不可脱避的问题。倘若真的“特赦”贪官,这等于是党向全国老百姓和全世界承认了自己的“治腐无能”,并且间接否定了党以往几十年的治理成绩,要知晓,党执政合法性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源自过去几十年国家各方面的良好发展态势,而且党执政才区区近七十年,如果仅仅七十年腐败就成为国家进一步发展的“死结”,必须以“特赦”贪官来建立合理有效的防腐制度,这不禁会使党的权威在民众心中受到严重的质疑。

  改革开放以来历次党的全会中,十八届四中全会首次以“依法治国”作为主题,这充分表明了“依法治国”的重要性。而“特赦”贪官显然面临着法理层面的窘境,“特赦”贪官本身就是建立在没有实证基础上的一个虚空的设想,因此其提案在全国人大常委会那里是不可能得到实现,且“特赦”贪官与我国现有的相关法律严重悖离,“特赦”贪官等于是法外开恩,如果这样,我国现行法律的尊严将会大打折扣,法律是红线,不管是党还是人民,都必须严格遵守。

  官财公示倒不是说贪污立即从此“尘影无踪”,制度的生命力在于执行,纵观整个世界,财产公示执行彻底的国家相应腐败要轻弱一些,而那些执行不彻底的国家腐败依然严重,这就牵涉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我们不妨做一个大胆的假设,就算真的途遭种种“波折”顺利“特赦”贪官然后顺利地“抵达”官财公示制度的设立,那么,谁来监督相应执行,谁能够核准官员的公示是准确无误的,谁能够确保“硬制度”到下面会不会变了样?要知晓,一个充斥着虚假氛围的公示只会致使腐败更加严重,到那时民众的情绪就真的处于一个不可控的地步。更何况,党对贪腐官员这样的“妥协”真的能够换得他们对国家改革的全力支持吗?这还是一个未知数。

  深受腐败掣肘的中国改革何去何从?信奉“特赦”贪官论的专家学者,他们是以一种无奈的无奈情怀,希望借助暂时的威权来推动良好制度的设立,从而使得国家能够更好的迈开发展步伐,但这只是一种乌托邦式的美好,任何改革都必须在法制的框架内,不然,只会使得中国的反腐处于一种更加窘迫的局面。

  不只是贪官受贿数字成为假新闻重灾区,贪官一落马,立刻会围绕他其他方面滋生出无数假新闻。

香港挂牌| 六和传说心水报| 新一代管家婆全年图库| 六合人生| 六合特碼彩结果| 香港六和彩图库| 香港马会彩图最快更新| 亿彩网香港赛马会官网| 白小姐高手心水论坛资料| 香港正挂挂牌彩图全篇|